致蔡社长的一封信

蔡智敏社长:

首先,我向您表达敬意和谢意!

当我听到您在第九届“语文报”杯全国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开幕式上的发言,我听到您沙哑的声音,我想您一定是太劳累了,我心里对您充满了敬爱。当别的发言领导说出对语文报和对您的认可之辞,我看到您半仰在座椅上似乎满心感慨,我知道您是一个真诚做事的人。

我对您的感情和认识,缘于与语文报结下的缘。是的,我和千千万万读者、教师一样,是语文报的忠实读者。“语文报”,在我们心中是排“第一”的,在所有的语文类报纸中。此种渊源,可追溯十年、二十年。我曾经在我任教的班级,人手一份语文报教学两年;如果我今后要再次选择一份报纸作为教学辅助,我仍然只会选“语文报”。我去长沙之前这样想,我去过长沙之后,仍然这样想。

当我从长沙回来,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中华语文网”,我想在这说一说,我想对家里人说一说,可是,我看到更新的日期是“714”,我暂时止步。我想你们一定已经累到了极点。长沙之行,你们倾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从筹备到成行,从组织到落实,从幕后到台前,从太原到长沙,从宣传到协调……作为一名普通的来听课的教师,我只是用我的眼睛看到、用我的耳朵听到、用我的心感觉到语文报人的热诚、尽责、谦逊、认真,我也许并不了解你们的全部辛劳。

我所感受到的全部,包括:亲切的电话、QQ的解答、接待的热情、服务的周到、会场的细心、接送的用心。我给语文报的组织工作打100分。

这是我笃信语文报的新动力。能受到这样的接待和服务,长沙之行是值得的。

今天,当我看到“中华语文网”页面更新,我迫不及待地要说说自己的声音。我首先发布了两则日志:《我的长沙之行》和《观摩课令我窒息的五宗罪》。

我此行长沙,花费了整一个月的工资,1500元。也许你要说我挣得太少,但工资低没有阻挡我前进的步伐,“语文报”杯听课之旅我已酝酿三年。

我属于这样一个人群:我们来自农村,我们热爱教育工作,以此为自己一生奉行的事业。也许我们昨天还在地里劳作,今天,我们已经坐在这里听课。像我,平时自己坚持每天读书,读文学经典、读语文教育期刊,我的教育理想是把我的农村的孩子们教得棒。我在自己学习大概三年时间之后,需要一次外出,需要验证自己的想法,需要亲眼、亲耳所见、聆听的指导。

所以,我克服困难,成行长沙。

我来了,听课的感觉是:失望、惊惶。

为什么是这样?像包装精美的食品,味道却很差,您不见,精英的明德中学的学生,到最后的几节课上,被老师们“折磨”得几乎不愿意再开口“应承”!

我心里想,这些包装华美的老师啊,他们如果到我的学校去上课,除了有一两个老师能坚持下来,都是会被“轰”下台的。学生根本不会听你的,因为你太说教了,太罗嗦了,太烦人了!

是怎样选出的这些选手?不要再砸语文报的牌子了。至少我伤不起了,我下次不来了。

祝语文报越办越好,祝您健康!

一个求学的老师

                                                                                                                2013-8-1

 

回归儿童的本性

孟子说人性本善,我在养儿子的这些年一直在颠覆这一论断。因为我觉得什么正确的道理都是通过匡正、教育才让儿子懂得的。例如:诚实。谦让。礼貌。这些都在犯错纠错之间传授。好像孩子天生有说谎、为己的本性。


而我的儿子,在今天晚上,给我说出了一番触动我心的道理,让我这个成人都自愧不如。儿子恳切地教育我:不愉快要忘记。不是原谅,是忘记。儿子编排了这两日来家中所有人的是是非非。妈妈、爸爸、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对在哪,错在哪。说得我心中一阵阵惊叹和感动。他只有五岁半,没有人教过他。许多很有道理的话从他口中一句句吐露,一些话是我所不能企及的。


于是我在儿子面前一而再、再而三地认错,表示决心,夸奖他。


想想我的学生,纵然再顽劣,他们的心性绝对都符合年龄。怎样才能挖掘他们本性中的公允、聪慧、明理呢?


平等地对待他们吧!如同在星辰下赶路的我们母子二人,看不清彼此的外表,只凭声间交流心声。坦白、从容、真诚、安静。


你不知道,我儿子平时有多调皮!其实小孩子所有的错,都是明知故犯。我们大人,指出他的错就行了,何必一再苛责呢?苛责,带来的效果,也许是强化规则以儆他人。但如果你心中只有自己的小孩,你一定不会为警他人处罚自己的孩子。温和地提醒,效果也不错。感情的力量不可小视。改错不是目的,回归本性当为要务。


包括成人,每个人身上都有儿童的本性。(原作于2012.1.25整理于2012-12-18

论人生的缺失感

对于一个生活十分美满的人来说,他感知幸福的味觉就会钝化。对于一个生活暗淡清寡的人来说,心灵恐怕会失去感知幸福的能力。最好的状态是什么?把自己的人生当作一杯水,不断地喝去一截,不停地注入部分新水,保持新鲜完美。


人生的不同阶段,会面对不同的缺失感。少年的生命像一块新鲜的海绵,吸力十足,吸知识、吸娱乐,迅速膨胀。到人生的青年时期,在吸的同时就要时而抛下。如果觉得自己的人生之船已装满了自认为珍贵的东西,这必是一件糟糕可怕的事。如果总是认为自己一无所有舱中空空,贪欲会把人引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对十三四岁的初中生来说,一切意识尚需引导点化。他们首先不清楚自己有什么,其次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这二者同样重要。教师就是要指导学生完成这两项认知。这其实就是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


被溺爱的孩子看不到父母之爱;不读书的孩子不知道人生坐标的位置;太多的孩子没有理想。


我们的学生,缺失的不是物质,是精神。让学生意识到精神的缺乏恐怕比找办法给他补给更困难。正如苏霍姆林斯基所说,让学生在体力劳动及脑力劳动中收获快乐,是宝贵的精神养料。学生只有充分吸收这样的养料,才能充盈不匮乏。而在此基础上,朝着更高更宏伟的方向努力,大概就是青年学生的人生缺憾美吧。


要唤醒学生的人生拥有感,树立学生的人生缺失感闭幕式培植其长远发展的动力,应该是我们教育的一种责任。(写于2012.1.24整理于2012-12-11

是不是该和学生谈谈理想

是不是该和学生谈谈理想?这是我今天想到的问题。以前谈过,但效果甚微。我们学习了《理想》一诗,学生的理解不能说不深,但好比镜中的水月,离学生的生活很远!


今天我读到了一段话:


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善。不应认为,这两种利益是敌对的,互相冲突的,一种利益必须消灭另一种的;人类的天性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们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善、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也达到完善。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够成为完美无疵的伟大人物。


这是马克思《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一文中的话。我读了非常认同。我能也让学生认同吗?好像不能。


今年我教的初一小孩,是2000年出生的。他们这些零零后啊,自我,有想法,会享受生活,实际。


我为了实践李卫东老师的“真实写作”的理念,给学生开展了《清晨的馈赠》作文写作教学。我们这里是走读学校,学生大多离家较远,早上骑自行车上学要二三十分钟。现在天气越来越冷,早上七点钟到校是一件辛苦的事。我知道学生的生活,因为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我想,这份真实的生活,应该成为一份生活的馈赠。我试图引导学生对生活进行思考和挖掘。


第一次作文,学生写得五花八门,有捏造内容的现象。在讲评提高课上,我念了我写的《清晨的馈赠》,因为我也要每天早起上早读。学生问:“老师,你觉得清晨的馈赠到底是什么呢?”你看,学生和老师的距离有多远!听我读了文章,竟然还不知道我所表达的意思。我一时无语。只好解释。


我指导学生对真实的生活进行梳理。首先是“清晨最叫苦连天三件事”评选。学生很踊跃。评出来了,有“不愿起床”、“路上太冷太黑太累”“不愿上英语早读老师提问单词”等。接下来我让学生“变废为宝”,说说这些事的好处。学生每一项说出了五六条好处。我说,这样就可以重写这个《清晨的馈赠》作文了。


是这样吗?


结果不是这样的。学生的作文,一眼就能看出应付差事。除了罗列出了我上课领着大家思考出来的东西,没有真情实感!


看着学生的作文,我沉默了。


他们是多么会享受生活的一代啊,吃糖,吃瓜子,中午离家远一些的去下饭馆。他们不会亏待自己。早晨上学的苦,不是老师说“甜”就能甜的!你让我这样想——我不乐意!


那次学《月亮上的足迹》,我说:“希望同学们之中,有中国新一代航天人出现,为中国的月球事业贡献力量。”甲同学说:“我近视眼。”乙同学说:“肯定没戏。”他们不憧憬离自己遥远的事情。


为什么上学?很多同学不懂。平均不到初中文化程度的父母家庭教育没有把理想树立在孩子心里,如果我们老师再不做为,我们的未来,将会怎样?


我会为此而不断努力。一次失败,不代表永远无效。通过读书,通过语文活动,通过学习,我相信时间可以改变孩子们的心灵天空。理想是要谈的,是要经常谈的。

由林语堂先生文想到的

林语堂先生在《谈牛津》一文中写到:“现代中国学生,总觉得许多不满意之处。至少似乎许多现代人生活必需的物质条件都缺乏。第一样,找不到亮晶晶的浴房,健身房,抽水马桶;第二样,找不到水汽炉;第三样,找不到图书馆卡片索引。”林先生又重译李格《我所见的牛津》并摘录于文,现亦选较有体会之一二处如下:


“据说,这层神秘之关键在于导师之作用。学生所有的学识,是从导师学来的,或者更好说,是同他学来的。关于这点,大家无异议;但是导师的教学方法,却有点特别。有一位学生说,我们到他的房间去,他只点起烟斗,与我们攀谈。另位学生说,我们同他坐在一起,他只抽烟同我们看卷子。从这种及另种的证据,我领悟牛津导师的工作:就是如今少数的学生,向他们冒烟。凡人这样有系统地被人冒烟,四年之后,自然成为学者。”


林语堂先生又写到:“牺牲了高材生以就下愚,这是通常大学教育最冤枉的一件事。牛津大学态度不同,庸才求学,牛津也送他一张文凭,贤才求学,牛津也送他一张文凭,不过不叫贤才去等庸才踏步走,使他有尽量发挥的机会。”


我想大家都明白学子最好的学问从牛津大学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里来的道理。我之所以辑录上述文字,主要从反思教育者身身考虑。我们自身的学养有多高?学校的学习氛围、研习氛围怎么样?我们的教育是不是“一锅烩”?


林先生还记录了自己一次关于“吃饭”的亲眼所见:


饭厅饭桌,还是沿用中世纪僧院的形式。高头坐着本院教员。下头学生围着一条长桌,坐在长条板凳上。墙壁上挂着也不知是十七世纪或十八世纪的油画,画中人物都是本院出色人手。他们的眼睛下看这些学子,好像在保佑他们,同时在勖励他们上进。席后照例传饮“爱之杯”。“爱之杯”是一大杯,盛一种薄酒,传饮之时,也有许多规矩,犯了也要受罚。


“传饮”之习固然可以不顾,与学生同席却是我从教十几年来不曾做过的事。根源在学校制度。当学生在饭厅打饭、吃饭,我们在哪里?在自己家里,或与上司、朋友的饭局里。我们与学生,根本是“同路但不同志”。我们为“教”,学生为“学”。我们工作之余还有一个更大的生活。我们同学生之间,除了在教室里,应该有其他形式的交流。尤其吃饭一事。中国人最讲饭桌上办事,谈感情。没准你举箸之间给学生的,比你几年的课堂还要多。


还记得几月前网上传一中学校长请学习优秀的学生高级酒店就餐的图片。除了“物诱”,有没有“精神”?希望这位校长带他的学生“回家”。(写于2012.1.16

也谈丑小鸭的伪问题

读过很多篇关于“丑小鸭的伪问题”的文章,大致的意思是说,那是一个天鹅蛋,注定是要成为天鹅的。不可否认的是,丑小鸭在成为天鹅的过程中对生命的执著、坚持值得我们铭记。


有人说,安徒生的童话是写给他自己的。是不是每个人都能从丑小鸭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呢?


前两天偶然看到同事写的一篇题为《我不是丑小鸭》的文章。她在文章中强烈地抒发了自己顽强进取的情感:“我没有随机应变的能力,但我有长久的坚持耐力”等等。她表面上有些许自卑,骨子里是为自己有才能不得展现愤愤不平。由此我想到:童话里的丑小鸭自卑过吗?它只是为自己的生存状态伤心过;它只是在看到美丽的天鹅时向往过。一个真正自卑的人,是不可能成为“天鹅”的;一个装作自卑的人,成了“天鹅”也是不招人喜欢的。


我看到一些人为了名利汲汲以求。有的凭自己的努力也无可厚非,而有的不择手段令我厌恶。近日读《庄子》,常常有读得浑身一抖的感觉,就是如鲁迅在《阿长与〈山海经〉》写的“全体都震悚起来”,我现在明白了那是一种周身的畅快。庄子的所言,无疑触到了我内心某个地方。这是与读《论语》的透悟和读《孟子》的淋漓不同的。大概有太多像我一样的人,凡夫俗子,是更爱庄子的吧。


我们这些人,都是丑小鸭吧?


我们在自己的生活里,是我,就是我,不是我,是我,是我,不是我。别人说不是我,是他不知我;别人说是我,是他错认我。我只在自己心里,与这个世界息息相通。


我们不会太悲,也不会太喜。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在课堂上像一只闲云野鹤,我不知道学生是否能真的懂我,但我知道,我在尽我努力地影响他们,我知道我已经影响了许多学生。我永远不是应试的奴隶!虽然我也在做着应试的事。我希望有一天,我教的很好了,而考试成绩只是副产品而已。


而我今天教的还不好,恰恰又赶上分班的差距,所以原本可以轻松考到中上游的我,这两年来受尽了某领导的白眼。我的心不可能是喜悦,也没有愤愤。我曾经那么默默无闻了许多年,我没有怨过,十年如一日地工作着。后来,我教的好了,收获了许多荣誉。现在,我掂一掂自己四十几张荣誉证书,觉得好轻啊,似乎都是谎言。


我不是丑小鸭,更不是天鹅蛋!我只是我自己。我会努力,但不是因为自卑,我从不自卑,更不是因为白眼,我不会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努力,只因为我就是我,为了生命的状态。


我非常喜欢去地里干活的感觉。早晨天刚蒙蒙亮就去,一直干六七个小时,到精疲力竭。这时候我觉得自己的生命能量全部释放了。


今天下午,我们去地里罩地膜。一直干到天将黑了,我们才回家。而我,自己又去了我们另一块地看看。我们的地干净整齐,长得非常好。我竟然看到一只野鸡,它那么大模大样地走着,叫着。它不知有我,而我是平生第一次看到它这一类。再往家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回家后,我又出去给家人买包子。家人吃饭的时候,我先洗了一大盆中午泡上的被罩。我喜欢这种“释放”的感觉。人,究竟有多大能量呢?在自己健康、不老的时候,能干活就是一种幸福啊。


我相信我和我家人的收获中,金钱只是副产品。


我爱我的家人,我也爱学生。我的学生学习不好,但是我们不自卑,我们不是丑小鸭。就算我们将来成不了天鹅,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照样活得好,我们只是自己!

我的收藏

那时候我和学生不过差四五岁,我刚刚毕业,身上还有浓郁的“学生味”。我到小店镇中学任教,接了初一两个班的语文,兼一个班的班主任。在那个秋阳灿烂的季节,我和一百四十多个学生相识了,尤其和当班主任的班的学生,彼此接纳着。


我有时面对课本、教参四五个小时竟写不出一个字。记得我给学生上《松鼠》那一课,由于没备出课来,上课时是何等的惶急!学生并没有嘲笑我的窘迫,他们安静地注视着我,耐心地听我讲每一句话。


初一下学期伊始,我们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迁校活动。我们的学生,把书包放在桌堂里,把凳子放在课桌上,两个同学抬一张桌子,一起排着队在公路上走,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搬到五里地外的新校区。我前前后后地指挥着,我们的队伍好长。同学们说说笑笑而又那么有规矩,没有让我费一丝一毫的心。


然后我又忆起了和谭博蕾一起去家访的事。我俩慢慢地在两边长着大杨树的马路上骑着单车,成为我记忆中永恒的画面。


后来,又一个秋天,我不教他们了,转去教初三。学生给我写过许多信,装在一个盛果冻的塑料袋里。没想到那个小袋子我竟一直保留了十几年。在这些年里,我时常遇到伤心不顺的时候,我把这些信展开再读,心里骤然温暖很多。有时我只是收拾橱子,把装信的小袋子打开,略看一看,心里感觉好比在抚摸一件珍贵的宝贝。


大概在一个月以前,我又一次收拾橱子,我也许在略一犹豫之后,把塑料袋扔掉了。我当时好像在想:我已把它深深印在心里了,已不在乎是否保留形式。生命中有过,也已足够了。而且我希望我能再有新的学生给我的东西可以收藏。(作于2012.2.21

开在冬天的花儿————2011年工作总结

今天清早,我领着儿子回到我们学校的住处,一进校门,看到有几百只麻雀落在平摊的玉米里吃食。它们见到人来了,潇洒地飞起来,落到光秃秃的杨树上。嘿,俨然就是开在冬天的花儿。


以这样的开头写“总结”似乎是不恰当的。然而,谁又能完全把工作和生活分清楚。我三十五岁了,在教学追求的路上还是一个“小学生”。2011年,所有的骄傲和自负归零,在自己的才疏学浅面前无地自容。如果我不是一朵“开在冬天的花儿”,我何以怀着一线希望坚忍地走下去。


这一年的工作大概是从3月份开始的。3月的时候市教研室的老师下来到我校听课,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当时我为了顾及友情放弃了。当时我也正进行着“三本式作文教学法”的实验。这个教学法进行得热火朝天的,每一次的成效都是显著的。但是,我的做法违背了教学的基本规律,所以我实践了半年后就中止了。方法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是我操作过程中理念的问题。如果要再次运用,一切当以学生的自发、自主行为为基本。“教什么”比“怎么教”重要。


4月份的时候我从网络里邂逅了朋友,对我很有触动。再加上现实生活中的挫败感,使我的学习观迅速形成。我马上补订了《语文教学通讯》初中刊5——12月。有书读是幸福的、自豪的。


暑假时发生了很多事。


我从学校图书馆借了《黄厚江讲语文》一书,开始每天读书做笔记。每天大概读半小时的书,学习因事务常有中断。我再次通读了《红楼梦》。我去新华书店读书,我读《史记》,读诸葛亮,读《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读杨澜,读毛泽东,读当代短篇小说,读王崧舟。


开学的时候,我买回来《论语》、中考满分作文、高考满分作文、高考试题等,还有张玉新老师、任玲老师新出的语文教学书籍。


暑假里我参评了“中学高级教师”,遭遇了一点狭隘的伤害,再加上无比劳累,我的心几乎静止了,它需要喘息。我什么也不想做了,只想安静地呼吸。我想或许任玲老师的书可以给我安慰,因为我们同是女人。果然,我一读《我的经典语文》这本书,就获得了力量,获得了心灵的慰藉。我好几次热泪盈眶。


学校图书馆是一座宝藏,我成了借书还书的常客。


在刚过去的四个多月里,我做到了“无一日不读书”。


我学习了《给教师的建议》,学习了《尤立增讲语文》。我欣赏了《梁实秋经典作品选》和《朱自清经典作品选》,再加上学校订的《中学语文教学》和我订的《语文教学通讯》。从9月到12月,我做了四万多字的书面笔记,全都一笔一划地写工整。


在工作中我有了很大的进步。最重要的一点,我完成了由“爱自己、为自己”到“爱学生、为学生”的心路历程。这二者虽说并不冲突,但还是有本质的区别。至少我不会再为了取得荣誉而把大量的时间用在雕一个课上却减少为日常教学的精心付出。我还不会再因为我教的学生是“差班”就不努力或是为自己的落后找理由。在这样的前提下,我精心上课,学生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都有了较显著的提升。我的专业成长自然也更充实了。


我务求在这届学生中考之前,能使一半的学生“会读文”“能做文”。而我内心希冀的,对学生产生影响,可能还不能够达到。但是我一直在努力。我有时候把自己的学习笔记拿到教室里给学生看看,我有时候把自己写的读书心得读给学生听听。我和学生一起利用冬天上晚自习的时间读了《简·爱》和《巴黎圣母院》。我从三十四岁开始才成为“读书”的忠实信仰者。我希望我的学生中能有人从十五岁开始做。


当我在读书学习的时候,时常在心里规划着自己将来的教学。当我读到一个特别有启发的地方,它往往就运用在我明后天的教学设计中。


12月,我又去邮局订了《中学语文教学》和《学语文》全年的杂志。我是教研组长,我把学校的那份刊物订成了《语文教学通讯》。


快放假了,我又从图书馆里借了几本书。有《李震讲语文》、《陈军讲语文》、《史记》选读、《孟子》选读、《林语堂经典作品选》等。


回顾这篇总结,一年的时间很长,自己的收获太短。这一年,没有见什么人,没有得什么奖,如果说有收获,只能是读书。而我觉得,这一年是我有史以来收获最大的一年!


2012-1-7

下水读书随笔两篇

风流人物谁与争锋


刘娜2011.10.24


苏轼:苏轼的才华是很高的。在他年轻时代,受到皇帝的追捧。当时的人,如果谁不会吟一两首苏诗,就会被嘲笑落伍。苏轼是一位全才,诗、书、画、美食皆通。苏轼性格率直,在政治的夹缝中失意。王安石得意他失意,司马光得意他仍失意。而他与王、司马又皆是好友。被贬,一再被贬,最远到了海南岛,而能不堕性情,受到各地百姓及后世的钟爱。他的“大江东去”他的“明月几时有”让我疑心他是天上的一位才子。


杜甫:杜甫是最令我肃然起敬的一位诗人。他的人格之高令人仰视。尤其“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我想此种境界是任何常人都做不到的。杜甫吟诗到苦吟的地步。不管是“黄四娘家花满蹊”,还是“无边落木萧萧下”,还是“窗寒西岭千秋雪”,都是最高的艺术境界。杜诗令人仰视。虽无缘报国,亦在诗的王国里建造一个天堂。所以杜甫六十耳顺之后仍有佳作传世。


孔子:重读《论语》,读出一个广博、从容、温和有礼的孔子。孔子不苛责于人,亦不迁就于人,是非分明的孔子,善意而随性。能教人者自教人。孔子家道殷富,他不愤世嫉俗。他并不像庄、孟那样固穷,所他流传得更远、更广。人生之为社会之人。形同此理。


《红楼》随笔谈


刘娜2011.10.24


近期重读《红楼梦》,体会颇多,而不敢班门弄斧、贻笑大方。曹公对笔下的人物有太多的爱,不敢妄论,突发奇想,试就曹公不喜之人论之一二。


曹公不喜之人,为谁?我想他不喜欢王熙凤的机关算尽太聪明。一个女人,太过于敛财,不好。太过于骄横、吃醋以致于害人,是为罪过。熙凤最大的错事就是造弄张华毁婚一案,害死了尤二姐,也为贾府抄家埋下祸端。熙凤最大的好事就是给了刘姥姥二十两银子,后来巧姐幸免于难全仗刘姥姥相救。


曹公所厌之人,为谁?赵姨娘、贾环母子是他厌恶之人。赵姨娘有一女一男,按说地位可保,但其气量狭小又刻薄,做出谮害凤姐宝玉之事,后来她的死亦与此有关。须知曹公最恨暗箭伤人之人。贾环外形猥琐,心术也不太正,大概是受其母所教吧。所来差一点把侄女卖了,真是有辱门庭。大概唯有女孩能出污泥而不染吧。


曹公所恨之人,为谁?大概不是某一个人,而是那个社会。晴雯死了,怨恨王夫人吗?黛玉死了,怨恨贾母的包办婚姻吗?宝玉出家了,也许离开是最好的解脱。不可能与之抗拒,不可能妥协,只有避开。探春多像一个现代女子啊,不囿于出身,不惧于远嫁,保持自我,果敢又能干。薛宝钗也活着,因为她是顺应那个社会的。苦,是当时社会所有女人的宿命。认可这一点,就不觉得苦。或许还能逐渐锻炼得像王夫人那样能干。

要学会“爱”教材

要学会“爱”教材(2011.3.7教学周记)



记得刚教书的时候,把课本、教参拿回家,一扎就是五个小时,上课的时候仍然不知所措,课上得很勉强。我的授业恩师问我:“课上得如何?”我竟还大言不惭地说:“还行。教学重点都能落实。”那时的教学参考书上,每一篇课文一开始列着二三条教学重点。


我把课本、教参带回家备课,备出一至两篇课文,够上一星期。这样每个周六周日拿出至少六七个小时的时间来备课的日子,我大概过了六七年。提前备了课,我还是在听到打上课铃时每次心跳加快。


为了能考个好成绩,我也曾细心地肢解教参,吃透课文的每一个点。在上课的时候,争取把每一个点,都讲出去,教给学生。


那时候,我对教材的态度是敬畏。



2002年以来,我在三维目标的指导下,再用教材。这时我试图由“教”转变成“用”。这个转变好难。一方面,考试仍然带着传统教育的影子;另一方面,把三维目标落实下去,既要符合新课程理念,又要锻炼学生的能力,又要让学生喜欢,我的能力还很欠缺。


我曾经非常地惧怕上春天的下午课,尤其赶上有一册书是说明文,一上课学生就打盹。干巴巴的内容我又急于讲完。所以许多次我生气地走出教室。


在这一阶段,许多老师只讲中考篇目(古诗文为主),一些现代文篇目根本不讲。他们大多把时间放在了训练阅读题上。


所幸的是,不管课上得多么没有实效,我仍然把每一篇课文进行教学,一本书大概30篇,基本上没有落过。


这时候,我对教材的态度是“想说爱你不容易”。



我曾经很羡慕一个网友跟我说的:“我一篇课文只教一两点,而且事先我一看课文就明确我要教什么。”这是在2006年吧。


……



2010年冬天,我认识的一位与我年龄相仿的女老师跟我说:“我现在不用备课,拿起书就去上课。”我一时不能分辨她是自豪还是洒脱。我自己呢?从来没有试过,但又好像也没什么不可。我会这么去做吗?也许不会。但也很想。


我知道,我现在开始真正有意识地、主动地“用”教材了。很开心的一件事是:走出课堂时遗憾懊恼的感觉不再有;走进课堂时心不再敲鼓,而是坦然。就是开始有那么一点点自信——对自己的教学过程、对教材的把握。



什么是“爱”教材呢?是真正的为我所用,为学生而用。用教师的能力、智慧去驾驭它。不再怕丢了什么,每节课师生一起学得充实、有序、开心。


我现在正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爱”也包括“尊重”;“爱”不是肢解,不是照搬,更不的抛弃。“爱教材”,要把教材当作一座宝藏来开发。


每一本教材都有它的生命。


我的学生,20113月,对学习没有耐心,成绩好差好差。一切都没有关系。我,和语文书,都愿意当学生的好朋友!


此时此刻,我对教材的态度是什么呢?


慢慢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