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学科兴趣可以培养》有感

我从昨天开始读吴非的《课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读了几篇,没有几年前读《不跪着教书》的酣畅淋漓,心里觉得有点失望。是不是吴非老师的最高才华就是《不跪着教书》呢,一如我们读钱钟书,《管锥编》再受追捧,也没有《围城》句句珠玑。作为一个冒昧的读者,我心里这样想着。


真到今天早上,吃饭,收拾,电锅里的水还没开。于是我有几分钟,坐在桌前,读一篇文章。——《学科兴趣可以培养》,我读到了它。


嗯,这是吴非的味道。熟悉的风格。我喜欢。


“条条大路通罗马”好还是“条条大路通北京”好?让学生把茂盛的“盛”字写了六遍,老师还是不满意,这时学生写得已经比许多成人好了,老师,你是书法家吗?


同样的授课内容,一位老师照本宣科,学生感到枯燥,学得很累;另一位老师运用自己的智慧,深入浅出,妙趣横生,学生学得轻松愉快。按说政治学科是比较枯燥的,但有一位政治老师的课却充满探究的趣味,非常受学生的喜爱。


一个数学总考90多分的男生,按说是让人羡慕的, 可是他的老师却责怪他为什么每次总不细心,不能得到更高的分数。这个喜欢泡图书馆,有时去看场电影的男孩,是轻松学习的,他对数学有着很好的感觉,有时考试时他做完了题,就悠然地望一望窗外的风景。考90多分有什么不好?难道一定要学生为了那几分,挤破头吗?可怕的是,将来他到了社会上成为一个斤斤计较的人。


……


以上我转述这篇文章的部分内容,存在偏差。或许并未代表我读此文的重点感受。


作为一名语文老师,我深知“兴趣”不是低级趣味。笑一笑,学生在课堂上热热闹闹,都不是语文的“真趣味”。语文学科的“趣味”在“语文”这两个字里。让学生体会到语言文字的美好、智慧、有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把日复一日枯燥费力的学习变成学生乐于参与的活动需要教师的智慧。智慧不是凭空来的,需要教师日积月累的读书、研究、探索。


我上学时最喜欢的学科不是语文。自做教师以来,我不是一个一开始就胜任的教师。到喜欢自己教的学科尚走过了十年的时间。


喜欢不等于做好。尤其教2012级时,带给我深深的挫败感。学生不买帐,老师就得服气,想办法让学生买帐。读书,学习,学习了实践。还是挫败感。就再读书,学习,学习了实践。渐渐课堂上生动起来,新鲜起来,学生反响好了,自我感觉也好了。结果还是失败。就再读书,学习,学习了再实践。


教师需要深厚的学养。


我常想,学习过教育学、心理学、教学法的教师,不一定能培养学生的兴趣。为什么没有学习过教育学、心理学、教学法的教师,像约一个世纪前的鲁迅先生,他站在讲台上,教室里、走廊里都站满了学生,先生用绍兴口音讲着,学生听得入神。


2015.11.12

笨人

42。上了三天课了,哭了三次,每天一次。我喜欢听一首歌,在躺了半个小时之后,我播放了手机上存的这首歌,轻轻柔软地牵出了心头的思绪。于是,我第三次地哭了。


我明白了司马迁和海伦·凯勒,在写出自己作品的背后,一定流了很多泪水。


这三天给予我很多,尤其今天。在四班上课的时候,因为动脑筋思考问题,我表扬了代晨旭、杨泽,肯定了牛一伦、王龙。于是,他们有了琢磨语文问题的兴趣。鲍存很用心地听着,他专注的表情告诉我,他喜欢我的课。我教给他鉴赏诗句的“鳃口”,也许是动词,也许是不经意的副词或连词。


才发现我从来是一个笨人。不会教学、不懂语文,今天才有了一点点进步。


再来说说我的腿。昨天晚上我几乎做不了饭了,我大声呵责我的儿子,小小的他照料着我,听我的吩咐,听我的训斥。小小的他是否能从妈妈这本书里读到伴随着伤心的坚强?


儿子,如果我要对你说对不起,那是因为妈妈带给你的欢乐太少。


今天学生用自行车把我驮到这边来。今天我发现用两臂攀住两个学生的肩膀走路可以省不少劲儿。今天我发现省距离也是做家务的一门学问。


今天我想到可以和学生交换看课外书。


泪水中喜悦的成分有不少。我能够不在乎腿,我爱上课——我活下去的养料。


昨天,三个女生为我买的菜又多又好。今天中午,三个小个子男生还会来为我提水。从明天开始,学生会接送我上下楼、出入教室。我是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呢?


《爱情错觉》。执著地爱,因为有你们。老师一点也不坚强,只是一个眼泪稀里哗啦的笨人。

李小明

当我写下他的名字,一双聪慧又狡黠的大眼睛闪现在我脑海中。李小明是令所有老师由衷喜欢的学生,他名列年级前十名,他的字写得好。班主任说他在学习上用心,而我说他在语文学习上有点聪明反被聪明误。他的语文成绩并不很好。但是,我还是发自内心地不得不喜欢他。


临近寒假考试的那次作文课上,李小明闹情绪把发下来的作文揉成团丢进桌堂。我让他们二次写作,小明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我让他回家晚上补写一篇,他没写。我能怪李小明吗?教育者的良知告诉我:不能。


上现代文阅读课时,李小明思维敏捷,是回答问题的主力。上文言文阅读课时,小明时而心不在焉。上作文课时,他往往沉默。许多学生愿意上作文课,但是我在李小明眼睛里看不到信服陶醉的光彩。


我关注李小明,因为我相信凭他的素质,一定可以把语文学得优秀。小明何曾不想呢?无数次我收到他补交给我的日记本。可是,他认真写了,却还是不能像王小玉那样飞速进步。


在那节作文课上,小明是沮丧的。我应该为此负责。而如果我把眼光从一个李小明推及全班,我不得不意识到:我的教学,是低效的。说教也好,炫技也罢,素质也好,应试也罢,我没有找到与学生、与语文,师——生——文三者的完美融合。


我应该对李小明、对两个班的所有学生说对不起。我怎样对所有的学生负责呢?我的教学是面向全休的。那么,我的眼中就要有所有的人。我要高屋建瓴。我要把整体的教学目标分解到人,进行隐性的分层教学。如何让所有学生信服从而掀起学习的热潮呢?最大程度地贴近学情,拿出我全部的真诚。春天就要来了,如果我还没有和学生一起哭过,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如果我还没有和学生一起笑过,我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李小明,开学后我会和你一起努力。学习,是你的事,更是我的事。我会领着你看,带着你写,我们一定会有一起分享长进之乐的那一刻!(原作于2012.1.29整理于2012-12-21

我们是最真实的存在——写给我新初一的学生

双节前夕,在一节语文课上,我把我的QQ号写在了黑板上,于是,在双节假期伊始的那个晚上,我收到了许多加好友的消息。一个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是你们,我的学生,相处仅一个月的我们,念着彼此的熟悉与陌生。


回想一个月以来,我真切地感觉到你们和我的共同存在。


我曾经写过一篇《我是一个怎样的老师谁说了算》的文章,我忘了当初的答案。我知道,我,一个不漂亮不靓丽甚至不年轻的女教师,并没有让学生说“好”的先天资本,甚至,你们可以在上了第一节语文课后说,这个老师,不怎么样。可我还是在准备不太充分的情况下把第一节课上了。你们感觉怎么样呢?我讲话生动幽默吗?用许多成语吗?我所做的,对于“让你们喜欢”来说,是何等的微薄啊!


我们还是在彼此没有多少准备的前提下,开始了初中学习之旅。


敲桌子,是最初的两个星期里,我做的最多的事了吧。以前,我敲一敲书脊,就会觉得很大声,能引学生注目,现在,觉得那声音太渺小了吧。我发明了把声音敲得更大的方法:把书脊平行地敲在桌子上,声音大到了在办公室里令人震惊——在教室里可以起到引导你们注目的作用。刚开始的七八节语文课,有哪一节不喊得嗓子痛?恐怕我教了一年的初三,用的力气都不如这一个月大吧?


是的,我与刚过去的教初三的时光不同了。首先,我现在几乎不去送儿子上学了。我现在每天的时间排得满满的,差不多每个星期只有到周四以后才有时间看自己学习的书。我还几次把备课本拿回住处晚上备课,这是近几年来没有过的吧。


你们,是一群生龙活虎的少年,我,是一名十六年教龄的中年教师。可我在你们面前,常常心怀忐忑的像一个小学生。我读的书,像垫高我双脚的砖头,为了让我进课堂的时候可以平视大家,为了让我进课堂的时候心足以坦然和明媚。我现在发现,我是还不够高的。等到有一天,不管在课堂以外我是什么心情,我一进到教室里,顿时给你们一个春天,那是我的理想。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拉开了“课程”的帷幕。我问杨然,哪一课上得最好,她说是《论语》,而我还在为理解没有学扎实顾忌。不管教学实效怎样,至少要让学生接纳和喜欢,至于教学实效,是对教师的深入考验,这正是我以后要不懈努力的。如果语文课是一场演出,就是要既好看又有实效。


这个双节八天假期,我读完了《中学语文教学》78期,我知道,我订阅的两本杂志,第9期甚至第10期也已经到了,学校里,还有半本《周作人散文精选》,还有一本《战国策选本》。如果我不读书,我就不可能有新鲜的生命血液供给我的学生,作为一名教师,我的生命就将枯竭。每天的教学工作,是最重要的与学生的生命对接的活动。我读书难道不就是为了为学生的生命服务吗?


而我,同时又是一个母亲。所以,我,每天24小时的生命,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所幸的是,在极具张力的生活中,我还并没有失去任何一方的意义。我上着有一定意义的语文课,我每天读一点书,我照顾着儿子的生活。每天,用于做饭和睡觉的时间,真的太多了,差不多每天都要洗衣服。每天必须睡8个小时我才有精力。我要说的是,生活忙碌而有意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委实忙碌。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是否能明白时间的宝贵?如果你们能明白这一点,就是我最大的欣慰啊!请你们相信,人,是必须有理想的,而理想,惟有读书能给予我们。做一个有理想的人,即使平凡亦不平庸,即使年老仍然年轻。


一个月以来,你们带给我许多开心、惊喜、感动、震惊。我们一起在语文课上笑,一起鼓掌,听牛一伦们侃侃而谈,写字,读书,背诵。我们的学习渐渐有了“眉目”。我能给你们的,不管是一株草,抑或是一缕风,我都尽我所能。


说来惭愧,我在教你们之前,是考了两次全县倒第一的。说来惭愧,我们上习字课用的字帖,是我花两元钱买了一本撕开来印的。说来惭愧,我们读的名著,只有一本《草房子》还是盗版书。我竟在课堂上大言不惭,说,盗版书好,便宜,读了来,是一样的。同样,也许有人说,学习好的,都到别的学校上学去了,也许有人说,我们学校,不怎么样,怎么样。


就让我们,彼此,不说怎么样,也不说不怎样。我们,就是自2012年始的彼此最真实的存在。


在这一个月里,我有时遇到一些不开心,不和谐。当我走在校园的路上,我的心朝着一个窗口大口地呼吸着,这扇窗户,是你们。教你们,和你们一起在课堂上,是我生活中最充实最开心的事情。也许老师的心里有孤寂,也许老师的生活中有悲愤,但是,和你们一起徜徉在语文的海洋里,我就是这世界上最快乐的一条大鱼。我时刻提防着自己成为一个狭隘的人,除了读书,我找到的最好的途径,就是和你们在一起,向你们学习。


你们一定不太喜欢学习吧,这正是一种真实的存在。因为我充分估计这一点,我才更认识到自己工作的价值。我就是要教好你们,让你们这些农村的孩子,能和城里的孩子一样,能言能文。2012-10-7

我用什么教书

这是一个周六,秋高气爽,阳光明媚。我坐在家中,听一首歌,是齐秦的《丝路》。我脑海中浮现出齐秦已显苍老的样子,而我的心里回响着的,是他天才的绝好的声音。大概一个唱歌的天才,他的情商,和他的音乐天赋一样高超,铸就了一个伟大的音乐人。


昨天,我拿到了几本杂志。一翻开来,扑面而来两个多月来久违的感动。是的,这让我有充足的理由继续订这杂志,每每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它的卷首语,眼睛几乎涌出热泪!我大概看的是一篇“老师用什么教书”的文章。


是用自己的灵魂在教吗?还是仅仅在炫技?一个老师,是否投入了自己的全部思想和情感?还是课堂上伪装的做作?


我用什么教书——这个命题,是一种反思,也是一种渴求。


新生开学两周了。在我的课堂上,学生有时感兴趣地睁大眼睛,有时漫不经心地摆弄东西。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兜售的商人。


现在我的心里能够比较清楚什么是“文字、文章、文化”,我知道了语文的要义。可是,我还不能,很好地驾驭一切;我还不能,是一个兜售神奇的商人。


几乎每节课上,我都要用板擦敲桌子。为什么我已经到了学生爹妈的年龄,反而不能控制课堂?大概一个中年的教师,他的个人魅力,在这群小孩子面前,苍白得几乎为零吧!面对这种呈必然趋势的“恐怖”,我还能说什么呢?如果我不能兜售“神奇”,就不能避免被小孩子抛弃的命运!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是被学生抛弃的。当我们唱独角戏的时候,当我们启而不发的时候,当我们感叹“低效”的时候,如果我们想骂学生是“牛”,那么我们自己就是“猪”。——愚蠢的没有自知之明的教者,不被学生买帐还在那里自顾自地说教!


所在,当我面对这个命题,我深感自己学识的浅薄!我必须多读书,多学习,当我站在学生面前的时候,我才能够不被一眼看穿,我不是那个只知说教的小贩!


小时候,我曾经像一株五月的树一样好看地站在讲台上,学生喜欢我,愿意与我亲近,所以他们听我的;长大后,我拿着考试的武器作为学生的姐姐站在讲台上,学生能够信服我,他们和我一起战斗,所以他们听我的;后来,我成了严厉的有人生经验的长辈站在讲台上,学生畏惧我,在课堂上敷衍我,所以他们装作听我的;而现在,我要靠敲板擦才能安稳地站在讲台上,学生自顾自地,小声地说笑,所以他们不再有丝毫伪装。


如何让学生喜欢一个不年轻的老师而且从我的教育中受益,这个命题,正是我现在的全部使命。


自从看了《中国好声音》,我知道这世界上有非常多的人,爱唱歌,会唱歌,执著地追求着。我看着这个节目,时常会感动得落泪。幼年时的我也曾是一个爱唱歌会唱歌的女孩,那时候我的理想是当一个“歌唱家”。十九岁时我师范毕业了,我成为了一个老师。十六年来,我渐渐地树立了自己的职业理想。与此同时——我,渐渐地听不准音了,渐渐地不能读五线谱了,甚至从今年开始不能丹田运气了。那个唱歌的女孩,渐渐淡出了我的生命,我,只剩下了一个老师的生命。


今年,是我“归零”的又一个开始。在我刚送毕业的一届,我考了两次全县倒第一。所以,当我给新生介绍自己的时候,我只是说我是一个读书的老师。我又回到了刚从教时的状态:一切荣誉与我无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人生大概是由一个又一个圆组成的。画了一个圆,结束了一段生活,就又重新开始画另一个,好像与刚才的一点也不相关。


希望我可以重生。


感谢我的家人,让我可以衣食无忧地教书;感谢我的儿子,健康茁壮地成长;感谢我的学校,给我继续教语文的机会。


我是用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教书的。我尤其还要感谢我处在一个偏远的农村初中,我可以随我的意愿塑造我的学生而不必过分受到应该教育的戕害。


我要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磨砺自己,提高自己的智慧指数,和学生一起做学习的主人,开心地成长。

写给学生的忏悔书

相信时间


20111013星期四


今天下午有两节语文课,上完课,我的心情很压抑。我们的课上得不好。第一节课复习《出师表》,我没有好好设计;第二节课读书,可是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没有书读。我觉得很对不住你们。如果我用以前的任何一次上课的方式来给你们上课,都是不负责。你们就是你们,现在的九年级三班。这个班,虽然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是老师是有责任的。


所以,我要重新准备以后即将上的每一节课,专为你们。


在我的纯情年代,每当我与我的老公闹了矛盾,我总是迫切地希望过完一天的时间,赶快到晚上,我可以和他在一起,那时候我觉得在学校的一天好漫长。现在,我给你们上了不好的课,我迫切地等待下一节课,我希望时间马上到来,让我可以和你们一起上好一节课。毫无疑问,我爱你们。不是爱情,但胜似爱情。


刚才第三节课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听其他几位老师谈到你们。知道你们中的几个人,在其他几位老师的课上表现非常好。我很为你们感到高兴,同时又感到失落和自责。我在反省自己,一定是我身上有很大的缺点,让几位同学不喜欢,或者是其他几位老师的优点我应该认真学习。我会在意的。


我很想问一些同学:我需要向你们怎样诚恳地道歉或者表达我的诚意,你们才能专心地学习,在课堂上?如果你们说,老师,你每天这样,或那样,我们就听你讲课,好好上课,我肯定会照办!


今天,上课的时候,我拿去了我的日记本。我很想把我写的一则日记读给你们,还有我最近又读到的好笑的精彩的篇章。可是没有时间。后来,你们还没有完成读书笔记,就下课了。在课堂上,没有让你们学有所获,或者收获不多,是我一天下来的失败。这一天就索然无味、无意义。


我现在开始意识到给你们讲大道理,给你们讲理想,是不是会伤害到你们的感情?可是,我看到你们天真无知的眼神,我看到你们缺少知识武装的高大身躯,我很难过。我有资格为你们感到难过吗?我是杞人忧天吗?也许我有资格吧。也许你们觉得我严重失职吧。也许我自己是庸人自扰吧。一切都没有关系。我只是庆幸你们还没有毕业。或许我还有时间。


相信时间。有谁会在心里默念这句话?我是。我仍然怀着一份希望。


亲爱的同学们,我怎么会不爱你们呢?你们是我教的、我带的呀,你们不好就是我不好。也许你们毕业以后,会迅速地把初中生活忘了,我不会,我从教十五年来,你们是我当班主任的班。我是一个失败者。败给了谁呢?是自己的弱点。


我希望你们将来不要忘了我吧。


如果你们告诉我,怎样上课你们会喜欢,会好好听课,好好学习,我会做到。


让我们一起相信以后的时间。


                                                   刘娜2011-10-13

也谈“XX语文”

前两日,在朋友的博客里看到纵谈“XX语文”的文章,诸位语文教育家的主张、追求令人仰视。


我说:“那我的语文就叫‘爱上语文’吧!”朋友追问我其含义。


我没有给出一个宏观的、科学的、明确的、系统的含义的能力。只有一种意识。


为什么一定要起一个名字呢?“简约”就一定是简约的吗?语文,怎一个“简”字了得!“青春”,是教育者青春的激情吧?有活力的课堂当然是我们共同的追求了。


我们最敬佩的于漪先生,她的语文是什么呢?先生自己说是“追求综合效应”。嘿嘿,这才是真正的智者!


同是语文路上的执著者,我自己也何尝不是在执著地追求着。各个方面还都做得很不够,只是在树林里看到一棵又一棵树,还不能把每棵树的种类分清楚,更没有砍倒它们看一看年轮的力气。有时候和学生一起很开心很开心,那种精神的振奋和愉悦,就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什么是语文呢?语文是什么味的呢?对教师来说还是对学生来说呢?


如果是对教师来说,那是一个三天三夜都讲不完的绵长话题。如果是对学生来说,就是一个像山一样高的话题。如果我能够让学生爱上语文课,如果我能够使学生觉得语言是一门艺术,如果我能够让学生把写作文当成一件容易和有意义的事,我应该叫有了自己的“语文”吧!这个语文,首先属于学生,才可能属于教师。老师只是服务者,学生才是主体。


所以,我说的“爱上语文”,是怀着十二分的不自信说的。因为我并没有使班里后排的学生每一个都觉得语文可爱,因为我并没有使班里全部的学生把写作文当成自己成长的一种需要!还差得挺远!


语文,不是名,不是利。语文,是生活啊!它坦诚得不穿任何外衣,它本色得不叫什么名字。


我非常感激前辈的语文教育家们,他们把自己大半生的教育智慧作为宝贵的经验传递给我们这些后学者。于漪先生是我心中的偶像。我从洪镇涛先生的著作中学到了该怎样教学生语言。我从陈金才老师的教学实录中、从他的爱孩子的文章中受到精神的熏陶。爱学生!爱他们,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由衷地把教他们当成人生的快乐,这就是教育的真谛。还有,还有。


我在“XX语文”这个短语面前暂时保持沉默。

寂寞的课堂——《阿长与〈山海经〉》教学反思

周一三节课、周二三四节课;先三班、后四班。


到这个中午,我上完了《阿长与〈山海经〉》。感觉如何?寂寞的课堂,孤寂的我。为什么不能堂堂课饱满快乐?因为激情需要积聚吗?


一篇课文,总教得太浅。


这篇课文学生认真读一遍需要十多分钟,两节课上我都让学生首先完成了全文的阅读。这样完整地读两遍,是不是对课文的一种学习呢?


第一课时我的教学重点是整体感知课文内容,回答“阿长是个怎样的人”。这个环节用时二十五分钟。然后我们概括了文中写到的阿长的几件事。学生能够完成,但只是少数好学生在动,其他人蔫蔫的,有的甚至不在听课。


第二课时我的教学重点是“品味细节”。我觉得是不难的问题,学生就是不愿意学、不愿意动。他们懒懒地坐在座位上或倚在桌子上。


我就这样带着有些倦倦愈睡的情绪上完了两天的课。


学生为什么不动呢?如果学生有很好的学习态度,老师加以得体的设计指导,学生一定可以轻松地达到学习目标。而现在的学生大都不愿主动学习。那么只有每天动脑筋调动他们才行。


老师的智慧有多少呢?灵感?我却觉得,有很多时候激情和灵感隐匿了,读文章学习文章需要像小河流水一样平常和有耐心。


学生不快乐、我不快乐,说明我此课教学是失败的。


如果让我再上一次,我怎样做呢?


激趣!激起兴趣!阿长是个特别的名字,她哪里长呢?身长?长处?为什么一篇文章里要写这么多事?你喜欢这篇文章吗?不喜欢吗?


有趣的问题是可以想到的,但这些问题的目的和价值要怎样权衡?它们之于学生能力的有益并不像那些平凡问题明显和直接。


啊。课文,想说爱你还真不容易。

快乐是课堂的真谛

    你快乐吗?我很快乐!快乐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首歌里这样唱


    在语文课上,怎样保证让学生快乐呢?有时这真还需要放得下。周五下午,好热,我在四班上语文。由于自己的眼皮也有些倦倦,我没有像周四在三班那样唱歌开场。


    我们学的是略读课文《亲爱的爸爸妈妈》,我的处理很简单。先入题,再拟小标题,最后挑着学一学课后二题的句子。


    学生读文章用了很长时间。他们好像要睡着啦!


    我很善意地容忍着他们。我们进行了小标题环节。


    我看到一个学生,小奇奇,竟睡着了。我走过去,用手轻轻地晃他的头,一下,二下,三下,不小心他的头碰了一下墙,他才醒啦。


    学生们终于笑了。我也笑了。


    这时候我们正学习课后二题。我的要求是先挑自己最会做的一个在书上写写,再说说哪个句子最有特色?学生们如我预想都说是第一个句子特别:“凄风。苦雨。天昏。地暗。”我的目的是在这里让学生仿写这句,以复习“景物描写渲染气氛衬托人物”的要点。


    我站在小奇奇的桌前,忽有灵感地说:“一下。二下。碰墙。才醒。”


    我说:“我们来用四个景物描写的词说说今天的心情。”


    学生说:“想睡!”


    学生想出了颇不错的组合:“炽阳。闷风。静树。晴空。”


    还有人说:“阳光。明媚。清风。惬意。”他的词性活了一点。我评价他是个豁达乐观的人。


    第二节课上我们一起学习别的内容,学生们很卖力。